咨询电话:

158-8043-2136

秀豪车豪宅,不如秀父母养老,跟我来,带你秀!

和记国际娱乐老年之家

首页 >> 新闻动态 >>养老资讯 >> 不要说“我老了没有用”,因为负面年龄观会增加痴呆症风险

不要说“我老了没有用”,因为负面年龄观会增加痴呆症风险

转载:黄手环行动





新的研究显示:负面年龄观可增加老年罹患痴呆症的风险。年龄观(Age Beliefs)指的是对自己年纪(特指的是高龄)的态度,有人抱持积极观,也有人抱持负面观。

积极信念

今年(2018)发表在PLOS One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对自己的高龄怀有消极与负面信念的人,罹患痴呆症的风险高更高。 


在痴呆症的基因风险(也就是APOE 4变异体的携带)人群中,风险增加的幅度更大。


“大量研究发现,积极的年龄观可以预测更好的认知能力; 然而,负面年龄观预示着更糟糕的认知表现,“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李维(Becca R. Levy)博士及其同事写道。


该研究包括4,765名年龄在60岁或以上且基线时无痴呆的成年人,其中26%是APOE4的携带者(痴呆症的风险人群)。研究人员调整了年龄,教育,种族,心血管疾病,糖尿病,APOE状态和基线认知表现。


消极者的痴呆发病率高;如果携带基因风险,发病率更高

分析显示,在所有参与研究的人群中,基线时的积极年龄观在调整协变量后降低了痴呆风险(RR = 0.81; 95%CI,0.67-0.97)。反之,抱持负面年龄观的参与者4年内患痴呆症的风险比其它人高出1.8倍(4.61%对2.6%)。


在高风险的亚组中(也就是APOE4变异携带者),年龄观的调控影响更突显,上述的关系同样存在,而略为明星,高出的风险达近2倍。


(4,765名参与者,年龄>60岁,四年前瞻性,消极增加风险 1.8 - 2倍)


消极思维与生物变化

作者推测可能解释这些结果的机制,认为消极的年龄观会形成压力,长期以后会造成生理上的变化。


2015年一个研究(同样来自李维博士与团队)显示:消极观老年人的脑海马体萎缩程度较多,而脑细胞间的淀粉样斑块(“斑块”)与脑细胞内的神经原纤维缠结(“缠结”)的严重程度更剧。


研究者所纳入的受试者来自美国著名的巴尔的摩老龄化纵向研究中心(BLSA)。受试者均为无痴呆个体,评估的方法是:1)在生存期,每年接受头部核磁共振成像(MRIs)检查,2)如果死后,接受了脑部尸检。


调整其他已知的老年痴呆症的危险因素,包括健康和年龄后,MRIs结果显示,对老化持消极信念的受试者的海马体积缩小趋势更为迅猛。


随后,研究者进行了针对大脑的尸检研究。结果显示,这些受试者(消极观“)脑中出现更多“板块”与“缠结”现象。此时距评估受试者发表成见(如:“老了,没有用”的观点)的时间为28年后(平均)。


高危因素,但可控

海马对记忆很重要。淀粉样斑块与神经原纤维缠是与阿尔茨海默症至相关的生物标志物。


李维博士与团队结论:“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积极的年龄观是可以改变的,并且已经被发现可以减少压力,甚至对老年痴呆症风险高的人来说也可以起到保护因素的作用。”


那么如何保持健康心态,从容而优雅的面对衰老呢?对老化的积极态度是关键。以下几个思维方式帮忙我们保持积极年龄观:


1. “这些都是小事...”

凡遇到事,先不被情绪压垮。保持"小事一桩“的心态,就自然有能力轻巧应付困难。


2. “越老越有用...” 

不要否定自己,接纳自己,并保持乐观。心中有乐观,外表就表现出自信。


3. "每个人身上有闪光的部分"

多赞美。寻找别人身上优点,养成习惯赞美别人的习惯。


4. "每件事中都有令我们感激的部分"

多感恩。无论再大的不幸,都设法寻找其中值得感激部分。


5. “我在为他人福祉而努力”

保存一个使命感,并且把自己做的事与使命感关联。也是老年,越该认真追求生命的意义。


6. 设定目标,坚持完成

相信努力,实践坚持。坚持后获得的成功更值得回味。


7. 优雅、从容、自信

与内在自我达成和谐,享受生活,从容而自信!



除了思维习惯之外,也要注意生活习惯:

  • 多锻炼

  • 多阅读与写作,挑战自己

  • 良好的生活方式:睡得好,不吸烟,控制体重

  • 多社交、多从事公益活动


  • 如果你用积极的态度对待年龄,对待自己,对待当下,你的人生就会是高质量的和幸福。


    社会运动:消除年龄歧视,倡导积极观

    正如作者李维博士指出,本研究的发现具有更深一层的社会意义。作者说:“我们该正视系统性的年龄歧视与背后根深蒂固的文化。”


    在中国,年龄歧视比过去深刻严重,而非减轻。老年人背负多种刻板印象,如“只看不买、走路慢吞吞、一碰就倒、什么都做不了、易怒不友善、不近人情”等。这些刻板印象不但造成跨代疏离,侵蚀固有的敬老传统,也不利于老年人的自信。


    李维说:“不管从卫生经济学的角度,或从平等社会的角度,我们应该努力铲除社会上的年龄歧视,帮助老年人建立积极正面的年龄观。”



    多关注公共资源与福利

    政府在老年教育方面也投入资源,老年人应该关注并且善加利用。


    例如,中国国务院在2016年已经制定《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对加快发展老年教育、扩大老年教育供给、创新老年教育体制机制、提升老年教育现代化水平做出部署。其目标是:2020年以前,以各种形式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比例达到20%以上。也就是在未来3年多时间里,起码要满足四五千万老年人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


    可以预期的是:各地的教育、组织、民政、文化、老龄委等部门将会有一定经费的投入,老年人与家人应该多加关注此方面的消息。


    子女做为辅导教师的角色


    老年人应该利用政府的资源,积极参与,培养优雅老年生活,也可保护认知健康。子女也该扮演积极的角色。


    子女应该帮助他们获得新知识和掌握新技术,比如使用微信、学习上网,等等。但在过程中,子女要注意避免把“老年教育”变成“教育老年”。


    老年人阅历丰富,自主意识强烈,如果像训导学生那样训导他们,难免适得其反。再比如,不能简单以为老年人的诉求只是衣食住行,而不愿意正视老年人在文化、教育等方面的需求(包含农村老人)。



    优雅老年与健康社会

    优雅老年(“aging with grace”)是一个理想目标,人人都希望健康而自信的步入老年,能够优雅的老去。为此需要自我的努力,与社会的配合。


    在自我努力方便,应该保持积极性。莫再说”我老了,没有用“,研究已经证明:消极思维增加痴呆症的风险,不利于老年健康。


    社会也应该有所付出,不但予以老年人支持,消弭年龄歧视,更要自觉警惕,防止脱口而出的“厌老”词汇。



    Levy BR et al. A Culture-Brain Link: Negative Age Stereotypes Predict Alzheimer's Disease Biomarkers. Psychol Aging. 2015 Dec 7. [Epub ahead of print]


    Levy BR, et al.,Positive age beliefs may protect against dementia among high-risk older adults, PLOS One. 2018;doi:10.1371/journal.pone.0191004.